首页 资讯 关注 家具 文玩 百科 服务 图库 视频

行情

旗下栏目: 动态 行情 风采 热评

行情低迷、原料涨价“双夹击”,新会红木家具市场怎出招?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喜木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1-29
摘要:原料价格高涨,低迷中仍有机遇。对于不少厂家来说,趁着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大潮,首要任务就是“去库存”

  

 

  这一轮原材料价格的暴涨对新会红木家具市场影响巨大。南方日报记者杨兴乐 摄

  2016年,红木家具市场行情欠佳。在新会,2014年下半年以来,成品家具的市场价格与销量均处于下滑阶段,最近原材料价格的飞涨和消费终端的疲软又形成双层夹击,不少厂家面临重大考验:继续惜售赌市场大热,还是趁涨价迅速去库存全身而退?

  不断上涨的原材料价格与日渐攀升的员工薪资待遇,无疑是让处于库存期的红木家具行业“雪上加霜”。在经历了长达十几年的高歌猛进后,时下处于低迷状态的红木行业首要任务是什么?原材料比成品价格更高的原因是什么?新会红木家具市场何时才能回暖?

  去库存:卖不出与不想卖

  原料价格高涨,低迷中仍有机遇。对于不少厂家来说,趁着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大潮,首要任务就是“去库存”,原材料涨价传递到成品家具上尚需一段时间,大部分的家具厂家在近段时间内都略有涨价,考虑到消费者的接受程度,调价幅度控制在5%—15%左右;可惜消费端依然疲软,涨与不涨都难以刺激消费欲望。

  实际上,除红木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不断攀升的人工、物流等成本,也迫使厂家为了生存而涨价,可以说,红木家具涨价已势在必行。然而,涨价就意味着市场会大热吗?至少从目前新会的红木市场情况来看,并未有明显回暖。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实际上新会红木家具企业产品库存情况并不算严重,一些厂家有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产品放在仓库里,但存的都是好货;对于有实力的厂家来说,在去库存问题上要乐观得多。有厂家就坦言,对于传统用材黄花梨、紫檀、大红酸枝等,只要家具做得可以,没必要急于“去库存”,因为这些资源是有限的,现在逢低卖出,将来想收回都难,而且没有更多的好料可以用来制作家具。可以说,这情况属于“不想卖”。

  而对于一些靠普通木料生产传统款式的小厂来说,“去库存”就是为了回笼资金,缓解现金流的压力;只要卖出去了,就能交房租,付工资,厂子就能继续周转起来。涨价影响最广泛的刺猬紫檀,目前有的成品价格还要低于原材料的价钱,价格倒挂期,做出来的就必须卖出去,有同行有销路或者实力更强,则选择成本价转移出去;接下来就是定做的订单才会开工了,能否撑得这段困难时期,是涨价回暖还是有价无市,并没有业内人士敢断言或者给出一个时间表。

  新竞争:迎合需求开发“新中式”

  纵观当下新会红木家具市场,一是有历史传承而且价格高的高端材质渐少,材料分化新老交替。二是家具风格款型也明显分化,一些起步早的企业习惯性坚持明、清传统款式,另有新兴企业和年轻老板致力于开发“新中式”。

  同质化的低端产品难免在“去库存”时陷入价格战,有些甚至不惜“低于成本销售”;不过,这段时间不少厂家在为去库存着急之时,触觉灵敏者已发现用材与款式分化的必然趋势,在产品上为市场消费群体的细分做准备。新会的一些厂家,开始在传统款式上进行小规模的修改,进军“新中式”,或根据客户反馈意见进行改款,迎合市场需求。但是,目前有能力开发款式的少之又少,聘请专业设计师的厂家还未出现。

  有业内人士表示,制约红木市场的最关键因素是实体经济增速下滑导致的购买力下降,产品本身的吸引力并无问题。“只要熬过眼前这段困难时期,红木的稀缺性注定市场会有反弹。”不过,谨慎乐观者占了大部分,“事实上,像2013年那样的‘高峰’再也不可能有了,因为红木家具行业已经进入了新常态,市场理性了,消费者也理性了。”

  原料危机:“非黄”列入濒危植物

  红木市场除了要去库存之外,另外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是:面粉比面包贵——原材料的价格高于成品价格。

  11月27日,微信公众号“新会木材”发布《刺猬紫檀锯木头真实写照》,称“不到锯木厂就不知道心痛的感觉”,引发业内广泛共鸣转发甚广。

  “木材成本已超过2013年,家具价格却与2013年天差地别。现在整个市场也就几个锯木厂还有一点木料了,很多锯木厂已停工了。”照此描述,用不了多久新会红木家具产业就会出现“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

  刺猬紫檀,更通俗的叫法是非洲黄花梨,俗称“非黄”,是古典家具行业最普及的用料,以物美价廉而占据中国古典家具原材半壁江山。其稳定性、颜色、纹理,一直受众多古典家具厂追捧,然而进入2016年5月9日,终于因资源匮乏被列入濒危植物管制附录三;2017年元月2日又将正式升级濒危植物管制二。这意味着刺猬紫檀将进入濒临灭绝的倒计时,需求量如此大的红木古典家具行业该何去何从?

  “2013年这一轮看涨的行情中,有资金充裕的家具厂商随便一出手,就囤下了几百吨木料”,但是,2016年80%以上的家具厂老板以为家具滞销,木料难以涨起来,对木材行情误判,基本上手头上没有囤木料。“木料近期现货确实很少,下跌空间不大。”业内人士表示,家具厂未能储备未来一段时间的产能,就只能随材料价格沉浮,而红木价格的持续上涨,极有可能带来行业洗牌。

  未来出路:求精不求量才能卖高价

  事实上,红木家具还存在制作周期等问题,目前家具价格与木材价格出现倒挂,家具涨幅跟不上木材涨幅,消费者仍处于“有漏可捡”的阶段。但是,对于厂家而言,毫无准备来迎接这一轮冲击,明显底气不足。

  2007年暴涨,2008年暴跌,2009年下半年又开始走强,2010年暴涨,2011年10月以后又开始回调,2013年新一轮涨价创新高后,2014年开始一蹶不振至今……新会红木家具行业此前跟随市场大环境经历过几次涨跌,但记者采访的多位行业人士均认为,此次的红木市场调整情势非常严峻。

  据介绍,在新会供应原材料的木材买卖厂家有十几家,还有一些以投资为目的的木材藏家。目前红木家具面临的是资源性瓶颈,其价格走势与资源供给密切相关。如果原材料压力不能有效缓解,明年红木家具还会涨价。但是,经历了2016年的惨淡,继续涨价最大的可能就是有价无市,经济大环境不起变化,红木家具市场难以独木成林。

  “目前,新会的古典家具行业还未显现出大的效应”,据悉,在家具行业,原材料的价格反映到家具上,通常需要以3个月到半年的时间段为周期。不过,年末本是家具销售旺季,除10月份出现过一个小高峰后又归于平静,观望的不止厂家和商家,还有买家。

  一位家具厂老板告诉记者,这几天油漆厂的送货工与他闲聊说起,10月份送货忙得不可开交,但是,进入11月,本应是红木家具产销旺季的新会又恢复了平静。“对于作坊式工厂生产的明清红木家具,不少都是款式相同或相近,销售价格中木料是最大的成本支出,去库存往往演变成价格战,目前木料成本大幅增加,资金流的困境很快将会显现”。这个困境就是,“为了去库存,这套家具卖出去之后,重新做一套的成本还高于此前售价”,但是,不卖囤,或者不开工,工厂就运作不起来,停工倒闭就列上日程。对于很多资金实力一般的厂家来说,考验才刚刚开始,资金成本回流速度放缓,经营风险也随之增加,“挺住意味着一切”。

  “12月下旬到元旦前,应该有四五成的厂家会选择提前放假,工人提前回家过年,期待来年开工行情能出现好转”,业内人士透露,“目前材料供应紧张,价格的持续上涨,会限制一些生产大路货仿古家具企业的发展,一些小厂家将面临被淘汰出局的危险。”不过,纵观2014年以来新会古典家具产业的发展,虽然行情一路走低,但停工倒闭、卷款跑路只属于极个别现象,在这轮危机出现之际,从政府部门到行业协会仍有时间来考虑应对措施,帮助厂家“去库存”的同时,保住生产和销售的良性循环。随着原材料的不断衰竭,未来,红木家具将提高对产品质量和工艺的要求,“求精不求量,才能卖得更高价钱”。

责任编辑:喜木小编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