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家具 文玩 百科 服务 图库 视频

名家

旗下栏目: 名家 展会 导购 专题 论坛上榜

邓雪松:明式家具为文人精神的外延

来源:网络 作者:喜木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5-01-12
摘要:姓名:邓雪松,职业背景:红木家具资深推广策划人。《鉴宝》杂志传统家具栏目主编,兼任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

  明式家具简洁素雅的形式,决定了黄花梨是它的最佳载体。其纹理如流云飞瀑,似霞光云锦。天然材质配搭简洁造型,具有百看不厌的“可读性”

  1.与水墨画一样,明式家具也是文人精神的外延

  邓雪松当年是学画的,中央美院中国画系科班出身,潜心绘画近十年,其间做过6年的美术教师。这些都为他后来对红木家具的鉴赏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谈起传统家具与艺术,平日三缄其口的邓雪松,话题如流水,不仅思路明晰,观点鲜明,还不时流露出画人特有的感性和童真。聊明代绘画与明式家具的关系,聊明清两代家具出世与入世精神内涵的对比,聊广式家具与岭南画派的共通之处……在他几小时的侃侃而谈中,聊得最兴奋的还是他接触红木家具前的人生经历。

  邓雪松血型AB、星座水瓶,在他周围人的眼里,对人对事他有着出人意料的理性和冷静。但他却自认偏于感性,正因感性,所以很容易“发烧”。他先后沉迷过摄影、音响、越野车,而且都烧得不轻。

  1998年,在武汉一家中学当美术老师的邓雪松决定独自去一趟西藏。经拉萨进入阿里地区,全程一人以徒步结合搭顺风车的方式旅行,然后由阿里走新藏公路。在这里遇上了特大山洪,沿途道路损毁,无法前进,最后改骑骆驼走一条废弃商道穿越前行到达新疆。在这次艰难的旅行中,险象环生,几次大难不死,让他体悟到自然的浩瀚,生命的脆弱,和人事纠葛的琐屑无聊。从西藏回武汉后,邓雪松毅然辞职,随后来到深圳。

  “我做事比较决绝,要么不做,如果做了就必定一意孤行。画了十多年的中国画,那时觉得不画就没有了生存价值。1999年来到深圳后,我一直没动过笔,竟然一次都没有。为什么?因为心不静!”为此,邓雪松也曾痛苦过,他不愿让曾经视若生命的追求变成可有可无的爱好。

  直到接触了黄花梨家具,开始他还以为仅仅是一种投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感到有可能又是一场“深度高烧”。他的心竟然能沉静下来了,有种熟悉的感觉。“大概中国传统文化都是相通的,明式家具和水墨画一样,都是文人精神的外延和器物化,喜爱明式家具的人,同样也向往诗意田园的精神意境和生活氛围。一件经典的传统家具,能让我赏玩叹爱弥日!从造型审美内涵到工艺制作,其中都大有玩赏回味之处,沉醉其中真的不能自拔。”邓雪松难掩兴奋地说。

  2.花了钱的拥有才会刻骨铭心

  提起传统家具,在专家和玩家身份之间,邓雪松更愿意是后者。“只有玩家才会拿出真金白银去买,花了钱才会心痛,然后再花时间和精力去研究和学习有关知识,最后真正学到东西。这样的爱好才不会停留在纸上谈兵的阶段,才能鲜活生动,甚至刻骨铭心,享受到更多的乐趣!”

  目前,邓雪松的私人陈列室已初具雏形,在30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陈列着他至今收藏的各类黄花梨家具30余件,还有数吨黄花梨木料。谈到为何对黄花梨情有独钟?他说:“明式家具简洁素雅的形式,决定了黄花梨是最好的载体,简洁的形式在消隐人工的机趣,而将审美引向自然材质,黄花梨本身的纹理如流云飞瀑、霞光云锦,只有天然丽质的材质配搭简洁的造型,才会具有“可读性”,让人百看不厌。”明清两代的硬木家具在选材上“寄情”于黄花梨和紫檀,是由家具造型和内涵决定的,是一种内容和形式相平衡的结果。

  喜欢黄花梨的邓雪松,承认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我选家具,一定是将造型放在第一位,我觉得自己更偏向于型制主义,如果把传统家具当作艺术来看,我更重视的是形式即造型和工艺;如果仅当作实用家具,则偏向于材质。在追求型制的同时,我当然期望有能与之对应的形式。”

  3.真正的经典,何时下手都是良机

  谈及收藏经验,邓雪松认为“如果定位是收藏,起点一定要高,就是眼光要高,多看博物馆里的经典款型,多看相关书籍,从造型、工艺、选材用料等方面全面了解精品红木家具的概念和标准,再货比三家看市场,了解各家长短,最后再下手购买,宁缺毋滥。”“真正经典的家具,任何时候下手购买都是良机。精品不必过多考虑价格,价格只要在能力范围内即可,普品价格再低也不值得买。只有精品,才具备较高的收藏价值。”邓雪松特别强调。

  2004年,邓雪松看中了一张素身三围板越南黄花梨罗汉床,价格是3.5万元,当时嫌贵没有购买。谁知,2004年下半年黄花梨的价格就成倍上涨,越涨邓雪松就越难接受,那张床成了他的一块心病。今年3月他终于花100万买了过来。谈起此事,他颇有感悟地说:“价格是贵了几十倍,但天天惦记,心里更难受,所以还是下手了。罗汉床是传统家具床榻类最具代表性的家具,这件家具在制作上融入了广式家具用料豪奢大气的优点,造型、用料、工艺都不让古人,是当代仿古家具的经典。目前市场上能用来制作黄花梨罗汉床的料并不多,以后价格只会更高。”

  虽然邓雪松经常沉醉在古色古香的陈列室里,但他的家却是一派现代极简主义的装修风格,只寥寥落落地点缀了几件红木家具。对此他说:“在居家环境上,我喜欢简约,不排斥现代家具。而且,我买传统红木家具从不考虑实用性。款型是否经典?做工和选材是否到位?这是首要考虑的,如果将欣赏收藏与家居实用混淆起来,思路就会杂乱,受到很多制约和限制,所以我收藏的家具只放在陈列室展示。”

  能将爱好与工作结合,在此基础上再做些弘扬文化发展的事,是邓雪松感觉最快乐的事!近年来,邓雪松一直负责红木家具行业的推广工作。继历经三年出版了《中国传统家具收藏经典 伍炳亮作品珍赏》大型画册后,他还希望再出版一批经典的仿古家具精品大型画册。从家具的选款、产品的拍摄到产品分类以及文字解说,都由他全程负责。在这个过程中他有机会接触到一大批明清时期的文物家具,也看到了各大厂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的创意和想法发挥的空间较大,可以把事情做到几近完美,我非常享受这个过程。”邓雪松满足地笑了。

  玩家档案:

  姓名:邓雪松

  职业背景:红木家具资深推广策划人。《鉴宝》杂志传统家具栏目主编,兼任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

责任编辑:喜木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