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家具 文玩 百科 服务 图库 视频

名家

旗下栏目: 名家 展会 导购 专题 论坛上榜

杨波:亲历与见证黄花梨辉煌

来源:网络 作者:喜木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4-07-26
摘要:海南黄花梨,一种中国特有的树木,短短十几年间,写下了一连串精彩而又传奇的故事;其间围绕黄花梨发生的一切,已越过文化或经济范畴,在更为宽泛的时代背景下诱发一连串绚烂夺目的社会文明事件。

“感恩花梨情,醉美三月三”。日前,由海南省人民政府主办,海南省文化厅、省旅游发展委员会、东方市人民政府承办的第二届海南黄花梨文化节,在海南省东方市可容纳数万人的“三月三”文化生态公园隆重举行,规模宏大,盛况空前。海南省委、省政府和东方市委市政府领导出席了盛大的开幕式,著名主持人毕福剑主持文艺晚会。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主席团轮执主席、北京元亨利硬木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波作为中国古典家具产业代表人物和黄花梨文化的重要推动者,应当地政府邀请出席了这次活动,并在开幕式上发表讲话。

 

海南黄花梨,一种中国特有的树木,短短十几年间,写下了一连串精彩而又传奇的故事;其间围绕黄花梨发生的一切,已越过文化或经济范畴,在更为宽泛的时代背景下诱发一连串绚烂夺目的社会文明事件。而今,提起这一切,似乎谁都无法回避一个人的名字——那便是先后被媒体称作“拆房专业户”、“黄金换木头”始作俑者以及“黄花梨教父”的杨波。

 

以十数年之功,再现数百年辉煌

 

如果说,中国古典家具艺术在明清两代达到了一个高峰,那么,引领这一家具艺术高峰的材质和树种首推黄花梨。明清两代,海南黄花梨以行云流水的纹理、圆润剔透的质感,引发了文人士大夫的狂热追逐,并最终征服了紫禁城,成就了明清家具的辉煌。自明代起至清前期,黄花梨家具接连问世,以其纹理秀美、格调古雅、简洁明快、富丽堂皇,色泽华丽,典雅尊贵……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华丽的章节。

 

自清中期起,随着黄花梨可用之料日益减少和日渐稀缺,来自东南亚的紫檀、红酸枝(时称海梅木)等木材才渐成古典家具用材主角。然而,精美绝伦的黄花梨并没退出历史舞台,16世纪末至17世纪初,有大量硬木家具从宫廷、王府流出。当时在华的西方传教士看到典雅精美的中国古典家具后,惊为天工,纷纷购买运回欧洲。鸦片战争前后,又有大量黄花梨家具被欧洲商人购走。

 

在国门敞开西风东渐的同时,中国的家具文化也反过来影响到了西方。十八世纪中叶,享誉欧洲的家具设计大师齐彭代尔曾以明式黄花梨家具式样为英国皇室设计了一套宫廷家具,轰动了整个欧洲。自此,许多西方设计师纷纷从中国古典家具中寻找创新灵感。

 

黄花梨也曾令上世纪初来华任教的德国教授古斯塔夫?艾克长久痴迷,艾克研究认为,发端于明代的黄花梨家具“不论在技术加工、选材用料还是设计理念方面,都已达到了最高峰”。为此,他把明代家具作为科研对象,将其结构进行模拟,解剖家具榫卯,拍照测绘,倾心研究十四个年头,于1944年在北京出版了《中国花梨家具图考》,全书共收录122件家具实物,30余张精确的测绘图纸,4张解析清楚的中国家具榫卯构造图纸。当时每本售价五十块银元,一时洛阳纸贵!在稍后一段历史中,因为时代原因,艾克等人对黄花梨的研究一度成为绝响。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王世襄《明式家具珍赏》《明式家具研究》等书问世,书中的绝对“主角”黄花梨终于在世人全新的目光关照下重新放出异彩。1991年,中国明式家具学会名誉主席、中国古典家具学者陈增弼先生与多位同好戮力推出《中国花梨家具图考》中文版,此书和王世襄的著作一道,一时成为中国古典家具从业者、研究者和收藏鉴赏人士的“圣经”。而此时,世上的黄花梨家具已所见无几。

 

一切迹象表明:时代在向历史深处呼唤黄花梨,呼唤黄花梨家具迷人的身影,呼唤黄花梨文化的再度兴起。

 

似乎是偶然,也似乎是一种天意与必然——杨波的出现,于不经意间被历史选中,由此,开始了“再造黄花梨辉煌”的一段历史;他得以用十数年之功,再现黄花梨数百年前的辉煌……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人们常说历史是人民大众书写的,但在关键时候往往需要一个领军执笔的人物,在黄花梨复兴并再现辉煌的历史中,这个领军人和执笔者无疑是杨波。

 

1998年,正在做其他经营的杨波认识了曾在故宫博物院工作过从事古典家具外贸出口的王永福先生。在王先生引领下,他一睹黄花梨家具的风姿,在闻到黄花梨香气的那一刻,他一下子就被迷住了。那之前,黄花梨只是作为一种中药材出现在内地中药市场,每斤只有几毛钱。1998年前后,部分人士开始认识到黄花梨作为一种珍贵硬木的价值,当时也只卖到30来元一斤。

 

杨波爱上黄花梨后,放下以前经营的所有生意,直奔海南而去。当时红木家具市场远未形成气候,黄花梨的商业前景更不明朗,杨波只是凭着一腔热情和对黄花梨的爱开始着手大量收购。同时创立了自己的古典家具品牌元亨利,尝试研发黄花梨古典家具。

 

2002年,杨波结识了中国古典家具领域另一重要人物——中国明式家具学会会长陈增弼先生,两人一见如故。陈先生的鼓励他:“黄花梨是中国珍贵树种,明清两代都用它制作名贵家具,有很多精品传世。但因为历史原因,目前国内的黄花梨家具存世量极少。以黄花梨为代表的家具文明有湮灭危险,若把黄花梨文化充分挖掘出来,功不可没。”正是带着前辈的激励和责任感、使命感,杨波接连奔赴海南寻找国宝黄花梨,并带动了由全国各地奔向黄花梨的寻宝热潮。

 

在这股热潮中,杨波无疑最执著也最疯狂。2003年,媒体报道中把他称作“拆房专业户”。2005年,杨波携一套黄花梨卧房家具参加上海举行的首届国际奢侈品展,一套家具售价1200万元,远超豪华宾利轿车,通过媒体大量报道,黄花梨在人们心中开始扎根。2007年,鉴于黄花梨日渐稀缺,杨波在北京推出“黄金换木头”之举,再度揪动媒体神经,连篇累牍的报道引来了“炒作”之嫌,更引发了全社会对黄花梨的重视和追捧。岁月悄然过去,珍贵的黄花梨木料在元亨利变成了精妙绝伦的黄花梨家具,它们以明式神韵、带着数百年前的风姿走向市场和藏家手中,使几近湮灭的黄花梨文化走向了复兴。

 

让黄花梨从默默无闻到声名大振——有过这样的执黄花梨复兴之牛耳的经历,足以让一个人傲视业界群雄,所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但杨波本人一直很谦逊,在振兴黄花梨文化的同时,他也关心着紫檀、红酸枝的命运,它们材质不同,去都具有珍贵稀缺的特性,需要人们审慎对待它们。

 

十数年间,黄花梨竟再度辉煌。此时,距艾克对明式黄花梨家具的赞叹已过去了80载,距王世襄著述激赏黄花梨也已过去了20年。客观而言,黄花梨文化复兴光凭著书立说不行,得有人切切实实去做。而杨波做到了,有人说:在黄花梨复兴的历史上,继王世襄先生之后,杨波应排在靠前位置。此言不虚。

 

高处不胜寒:世人追逐中,黄花梨似已“一骑绝尘”远去

 

在中国当代古典家具发展史上,黄花梨的辉煌是一个传奇,也是一个神话。继杨波之后,许多人都想复制类似的传奇和神话,然而,事情并非那么容易。2009年至2011年,有人不遗余力地炒作“金丝楠”,但因木料本身的差异、历史文化背景差异及金丝楠材质名与实的难以认定,最后不了了之;几乎在同一时段,部分市场人士也在戮力炒作一种被叫作“大叶黄花梨”的硬木,虽傍借黄花梨之名,但因材质差异过于悬殊,至今仍憾闻雷声,不见雨点。从客观角度讲,适当挖掘金丝楠文化也是振兴一种器物及其人文历史的积极努力,炒作一种新材质对开辟新的家具用材资源不无裨益,但这种炒作除需要具备天时地利人和诸条件,更应有时代的需求、材质本身无可质疑的大美做铺垫。类似黄花梨短短几年间攀升到的高度,恐怕永远会令其他人和树种望洋兴叹。

 

在兴起于王世襄、杨波等人的黄花梨旋风刮过之处,纵横交错的时空中,有不少社会巨擘被卷入或主动投身其间,如享誉古董收藏界的叶承耀、伍嘉恩、侣明室主人菲利浦?德?巴盖,又如国内著名文学家和收藏大家海岩、马未都。而学者王世襄、杨耀、陈梦家、陈增弼、张德祥、田家青等人的接力推动,和杨波及无数大收藏家、企业家构成了一组多声部合唱,把黄花梨文化唱响中国,唱向世界。

 

经历过一连串的闪光事件后,黄花梨再也无法从世界的眼光中抽身而退。在持续的黄花梨热潮中,新仿黄花梨家具和历史传下来的明式黄花梨家具一道,因其稀缺性而物以稀为贵。其价值也被越追越高,一飞冲天。明式海南黄花梨家具成为西方各大博物馆竞相收藏的艺术品,被西方学者认为是当今中国继青铜器、玉器、书法、绘画、陶瓷后,又一载入青史的国粹。在近年拍卖活动中,黄花梨家具接连拍出天价。有不少其他领域的资深收藏家曾慨叹:几乎一眨眼间,黄花梨家具的身价就高得让人摸不着边,等你再想出手时,像样的黄花梨家具已被各路藏家据为己有、奇货可居。而材料市场上黄花梨以斤论价,一斤过万元,一木难求。

 

或许正因这一缘故,2011年夏,被誉为“黄花梨教父”的杨波才突然从材料断层角度发出“黄花梨辉煌谢幕”之感慨。正是因为亲历过,见证过,辉煌灿烂过,他才有一种类似陈子昴“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的深沉感触……

 

然而,就在发出感慨两年之后,不久前应邀出席海南黄花梨文化节之机,使杨波先生从现在的海南看到了黄花梨新的答案和希望,“我惊讶地得知,短短几年间,海南当地已经种植了600万株黄花梨,也亲眼目睹了海南当地政府对一个树种、一个产业如此重视。我想,当初感叹黄花梨谢幕只是一个简单的想法,主要从原材料枯竭的角度而言,而文化传承还在,黄花梨在人文艺术方面生命力还很旺盛。这次海南之行,我看到了未来的曙光……

 

而为业内人士和海南当地民众所熟知的是,正是杨波和当地朋友在2004年于海口占符村种下了黄花梨树,通过媒体报道很快引起社会关注,并唤起了海南当地人种植黄花梨的热情。

 

许多故事隐伏于最近几年白驹过隙般的岁月中,一次盛大的黄花梨文化节,让“黄花梨教父”看到了黄花梨怎样的乐观远景?对于自己痴爱的黄花梨,杨波先生有哪些新的展望与期许?

责任编辑:喜木小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