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家具 文玩 百科 服务 图库 视频

沉香

旗下栏目: 沉香 花梨 紫檀 楠木 红酸枝

沉香事

来源:国家地理中文网 作者:喜木小编 人气: 发布时间:2015-12-08
摘要:素有众香之首之称的沉香,近年来价格飞涨,从采集到种植,从用药到信仰,从收藏到品鉴,一度中断的诸般香事忽地就繁荣起来。 撰文:郭晨子 摄影:王晓东 廉江土沉沉水香 在北京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2013年中国国际沉香文化博览会上,参展商家各显神通,努力打

  素有“众香之首”之称的沉香,近年来价格飞涨,从采集到种植,从用药到信仰,从收藏到品鉴,一度中断的诸般香事忽地就繁荣起来。

  撰文:郭晨子

  摄影:王晓东

  

沉香事
廉江土沉沉水香

 

  

沉香事

在北京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2013年中国国际沉香文化博览会上,参展商家各显神通,努力打造沉香的文化附加价值。近几年来,天然沉香的价格涨势惊人,引得诸多人士跻身投资、收藏沉香的行列。 摄影:任超

沉香事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闲事。秦汉乐舞,魏晋清谈,大唐豪饮,明清赏戏,版图不大的宋,要挂画、要斗茶、要插花,而首推的则是品香。每个时代,都有『闲情』,『偶记』早已蔚为大观——闲事当作正经事来忙,是对品质的追求,更是态度的潇洒。诸般闲事后来都一度中断了,闲事诸般近来又都复苏了。古琴纷纷办学开班,学费和琴价节节攀升;茶叶经历了岩茶、高山茶和普洱茶的轮番炒作,一路看涨;石头也不太平,和田玉、鸡血石和翡翠个个身价不菲……都是有来头有历史有文化的,都是足够标榜身份保值升值的。闲事哪里闲了?现如今都是投资。近些年,轮到沉香了。
沉香事

  琼州海黎图

  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闲事。秦汉乐舞,魏晋清谈,大唐豪饮,明清赏戏,版图不大的宋,要挂画、要斗茶、要插花,而首推的则是品香。每个时代,都有『闲情』,『偶记』早已蔚为大观——闲事当作正经事来忙,是对品质的追求,更是态度的潇洒。

  诸般闲事后来都一度中断了,闲事诸般近来又都复苏了。古琴纷纷办学开班,学费和琴价节节攀升;茶叶经历了岩茶、高山茶和普洱茶的轮番炒作,一路看涨; 石头也不太平,和田玉、鸡血石和翡翠个个身价不菲……都是有来头有历史有文化的,都是足够标榜身份保值升值的。闲事哪里闲了?现如今都是投资。

  近些年,轮到沉香了。

  要成为闲事,首先要够麻烦。且不说辨识,认清沉香就不简单。

  沉香主要来自瑞香科沉香属的树木,中国海南的白木香树,老挝、越南、柬埔寨的蜜香树,马来西亚半岛和印度尼西亚的鹰木香树,皆能产香。条件是,它们得经受自然的雷击、虫咬、风摧,或者人为的刀砍、锯断、钻洞。如同人类为保护创伤血小板会凝结血液一般,它们则会分泌树脂,在微生物不断入侵伤口的作用下,一系列的生物化学反应发生了,一种或数种真菌的寄生改变了树干木薄壁的细胞贮存状况,树木逆境代谢,在相互抵抗和共生中结成了沉香。

  根据结香部位不同,沉香可分出不少品种。以海南沉香为例,宋代谪臣丁谓在其崖香名篇《天香传》中,将海南沉香命名为四名十二状。今海南沉香收藏协会的秘书长魏希望依古人描述,结合自己的品香、藏香经历,重新解释了“崖香十二状”,即十二种沉香。先看树干树枝,在粗一些的树枝上结香于枝节节眼处的为鸡骨香;枝干被劲风摧折后,断面仰天结成的为包头和顶盖,伏地后经风吹虫蚀所结之香为倒架;树根附近结香的多为虫漏或蚁漏,依树皮而结的为青桂;树心所结的则多为最为名贵的奇楠(又称棋楠)了,油脂集聚树心成格,把树木导管全部堵死,以致前辈香农判断的依据就是看是否此树枝叶枯萎而周围植物繁茂。奇楠又有紫棋、白棋、绿棋等数种,清代张嶲所著的《崖州志》中称,“沉香质坚,奇楠性软。入口辛辣,嚼之粘牙,麻舌,有脂,其气上升。掐之痕生,释之痕合。挼之可圆,放之仍方。锯则细屑成团,又名油结,上之上也。”

  中国热带农业科学院热带生物技术研究所的戴好富博士通过实验分析了沉香和奇楠,发现沉香的成分奇楠都有,但奇楠独具某些沉香所没有的化学分子。或许,可以用一个非常煞风景的比喻来对应同属树木病变所生成的沉香和奇楠,前者是一次外伤,后者是一颗肿瘤。

  未曾受伤的香树是不结香的,结香又分为生结和熟结,顾名思义,从活着的香树上取出的香为生结,“树仆于地木腐而香存者”(见宋赵汝适《诸藩志》)为熟结。沉香也并不是都沉水,结香程度高的入水即沉,半沉半浮的称之为“栈香”。

  结香不易,又需要非常长的时间,因此,沉香自古是珍贵的。明朝大医家李时珍的一句“一片沉香值万钱”正是初接触沉香者最常听到的一句话。然而,无论是在2013年京、沪两地先后举办的沉香博览会上,还是到了沉香的重要产地海南,所见沉香似乎存世量颇大,足够诸多商户开店摆摊。

  今日海口市中心的商业区就有相距不远的四座古玩城,密集程度和人们对海岛的想象多不相符。海南以四宝著称,黎锦、海捞瓷、黄花梨和沉香,古玩城中黎锦和海捞瓷少见,多的是黄花梨和沉香,此外还有产自海洋的玳瑁和砗磲。沉香的经营者中本地人不多,不由想起海南曾经忽地一下子热起来的房产,也许在这座中国最年轻的省会城市,最不缺乏的就是淘金客吧。

  

沉香事
 
海南沉水香雕刻 『香界』 朱熹 幽兴年来莫与同,滋兰聊欲泛光风;真成佛国香云界,不数淮山桂树丛。花气无边熏欲醉,灵芬一点静还通;何须楚客纫秋佩,坐卧经行向此中。

 

  海南的白木香树早在1998年已经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公约》(CITES),次年入列国家二级保护植物,2000年正式进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受威胁植物红色名录》。官方数据显示黎母岭、五指山两大山脉已无野生沉香,也禁止采伐。即使海南和广东东莞有大量人工种植的白木香树,可以对8~10年以上树龄的树木进行人工结香,但时间最快是8个月,再依照种植时间推算,还不应该这么快就有大批量沉香流入市场;况且在玩香行家看来,人工结出的香至多可以入药,到不了品香的用香级别。即便海南市场上和博览会上有越南香、印尼香、老挝香、缅甸香——若是野生香,也需要凭借《濒危物种许可证》才能进口。结香神奇珍稀,市场上的“繁荣”却让人不禁产生沉香易得的错觉。据行家介绍,目前既有把产香的白木香树浸泡在沉香油中使其有气味的,也有以等级较差的沉香冒充等级好的,而实际上,真正的好香是不会如此流通市场的。

  认知上复杂,市场上混杂,闲事可从来都不等闲。

  中国人的闲事又往往与养生相关。

  在中药中,沉香是一味上佳的药引子,其配置的中药主要针对心绞痛,亦有在乳腺癌的医治中加入沉香的药方。沉香水有止咳、镇静的功效,而蒸馏法提取的沉香精油对腹痛、胸痛能有效缓解,兼可涂抹烧伤、烫伤之处。戴好富博士的研究已经证实,沉香的香气成分之一为沉香螺旋醇,具有氯丙嗪样的安定作用,有助睡眠,沉香呋喃则可作用于中枢神经,白木香酸又有麻醉的功能。在采访过程中,我听到不止一位心脏病突发的患者通过口嚼奇楠或涂抹沉香精油得以缓解症状的经历。

  经营沉香的张铎耀先生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初,他在海南当兵,部队发现有老百姓违规到山上砍树,他主动请缨去抓盗伐者。结果,费了不少劲儿扣下的竟都是来自广东茂名或广西北流的药农。他们表示自己只是在白木香树上留下刀口斧痕,做下记号后过几年再来取结出的香。至今,上述两地的中药材买卖中也还是有沉香,而在海口花鸟市场上,加工沉香的店主们确实没有本地人。他们把白木香树上的木纤维用特殊的工具——一种带弯钩的刀子勾下来,留下树脂结香的部分。我们遇到一位龙姓少年,来自广西,不大的铺面里,一根硕大的白木香树占据了一半的位置,店里的茶桌和椅子也是同一树种。他笑着说,村里有不少人从事这一行,买树也有点赌的意思,要是花大价钱买下来的树里沉香结的少就亏了。以沉香现在的价位,他们整理出的沉香未必再肯当药材出售。

  沉香的药用价值被不断开发着,沉香粉泡酒,普洱茶制作时也加入沉香粉一起发酵,白木香树的嫩叶按照制作绿茶的方式炮制,将沉香精油放在烟叶中或者将极细小的沉香条放进卷烟……但树叶制茶究竟有没有疗效?抽烟时加了沉香对焦油含量有何影响?一时间众说纷纭,有些说法甚至迥然各异。

  今海南和广东广泛种植香树,人工结香后即可入药。隔十几二十厘米就打上吊针,将真菌输入树心部位,而被砍伐后的白木香树“泪眼斑斑”,每个针眼都有钉孔大小,排列下来“千疮百孔”,不由想起庄子的比喻,无“用”之才方可怡然自得。

  黎族人对沉香的使用也是入药的,得到奇楠或沉香,黎医往往会随身携带,遇到对症的急病,削下粉末来为患者煮水喝。在黎人的观念中,草木都有灵魂,他们和草木依存,草木也会对他们施以帮助,像喝多了酒用身边的菠萝蜜解,骨折了用红棉树皮治,得了疟疾有青蒿医,用黄花梨的木屑泡水消除炎症、涂抹湿疹、降低血压,当他们的肉体死亡,灵魂将回归森林,没有坟墓,不立碑记,灵魂的栖息地就是大树的树根。黎人从不砍伐大树和藤萝,不去惊扰先人的魂魄,他们在森林采药也从不拔根,需要以根部入药的植物都只能拔一点,绝不能采完,得了药材还要在相应的地方埋下一点钱,祷告天地,采药是为了救人,恳请和感恩天地的施舍。试想,倘若没有历朝历代强制的“贡奉”和近年来利益驱动下的大肆收购,对这样的一个民族,沉香会濒危吗?

  海南岛的森林覆盖面积曾经高达90%,被形容为“数不尽的墨绿在流淌”,现在原始森林覆盖率已剧减至4%。沉香被拿走了,黄花梨被拿走了,龙血树因为茎干树皮被割破后分泌的树脂能活血、补血,也成了人类的掠夺对象。戴好富博士谈到,全球每年发明的新药中有一半是受到植物分子式的启发,而60%的抗癌药直接或间接来自植物,遗憾的是,总有太多人以为自然的馈赠会源源不绝。黄花梨和沉香受到市场热捧之时似乎就是它们劫难的开始之日,黎人的那份天真和敬畏恐怕与外来者无缘,苏东坡被贬至海南时,他和儿子二人都对汉人的巧取豪夺发出过感慨。黎人以沉香换牛,又杀牛以敬鬼神,这桩“不上算”的买卖,黎人做得认真,在黎医的用药中,药效是否因信仰而增加了神力?

责任编辑:喜木小编

最火资讯